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休夫_ 第十七章:幕后黑手(1)-

时间:2021-02-05 12:1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白衣素雪小说休夫 第十七章:幕后黑手(1)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沈轻舞的情绪失控,来源于她认知的崩塌,她想起这段日子,自己不住的求神祷告,希望顾靖风快快的死了,让自己成了寡妇,现如今她竟然觉得自己那么歹毒,像极了一个巫婆。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自己的内心,像是千刀万剐一样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放开了手里的苏衡,沈轻舞只忍不住的哭着,她甚至在想,是不是自己天天的诅咒顾靖风,所以顾靖风才会真的让自己咒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沈静岚看着被沈轻舞掐红了脖颈的苏衡,本想上前的步子,让苏衡挥手,示意无事而被制止,沈轻舞哭的像个孩子,沈静岚只长叹着一声,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姐姐,我不是故意要咒他死的,我也不知道他会帮我挡剑的,我就是生气,我没有真想他死,真想做寡妇啊,我好害怕,这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来了这里十多天,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经历的比她在之前的时代生活的二十多年的日子都要来的多上数十倍,她一直都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个梦醒后总会恢复正常,直到今天,那温热的血液直扑在她脸上的那一刻,她知道,她回不去了,且回不去,还欠了顾靖风一条命!

    原本躺在那里生死不知的该是自己,若换位思考,她没有那么大的勇气,来替顾靖风挡这一箭,若是从前不知海棠是细作,她或许都会拾了地上的箭,在背后插顾靖风一记,也说不准。

    沈轻舞正哭的伤心时,里头的大门吱呀一声着打开,几位太医鱼贯而出,气氛凝固,听得声音的沈轻舞自收了泪水,不敢再哭,而太医们在见到苏衡之后,忙的跪在苏衡面前,请安回话。

    “将军的剑伤尚在肩胛,伤口透骨,微臣们已经为将军做了伤口的包扎,皮肉之伤倒是不要紧,养一段时间便可痊愈,只是这剑上有毒,王管事虽早早的给将军服用了药来抑制毒性,可这毒微臣们摸不透,现如今已经用了药下去,只是是否见效,还是有待时间来考证,还请皇上恕罪!”

    “等时间来考证,你身为一名医者,你竟然用这样的话来糊弄人命关天的大事,等时间,等的他死在床上怎么办,你知不知道这种事情开不得玩笑的,你不知道他中了什么毒,那你怎么就敢用这种话来禀告,你这是庸医,你误人性命,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太医的话刚刚落下,沈轻舞便厉声对着太医怒骂道,她甚至觉得,那跪在地上的太医是来捣乱的,什么时候治病救人的事情,也可以这样儿戏,太医让其骂的无法还嘴,只忍着锁着头。

    “轻舞,你冷静些,太医们已经用了药,你这样子骂他们,也于事无补,他们会想办法研制解药来为靖风解毒,你也累了,朕让柳嬷嬷伺候你休息,你别这样情绪波动,对你对孩子都没好处,想来靖风醒来,也不愿看见你这样子。”

    苏衡拉住了恨不得掐死太医的沈轻舞,只柔声对其宽慰道,沈岚静亦然,只拉着她的手臂,示意她冷静。

    沈轻舞不再折腾了,知道自己折腾也是没用她只颓然的拖着步子,径直的朝着顾靖风此刻躺着的屋内走去,柳嬷嬷赶紧的跟在她身后,素歌素心二人则在沈静岚的示意下,先为沈轻舞寻了干净的衣服,打了一盆清水来,为她清洗归置一下。

    黄花梨木六柱式架子床上的顾靖风此刻双目紧闭,失血过多的他显得脸色十分苍白,黝黑的肤色也无法遮盖,上身未穿衣衫,露出的肩膀上除却此刻包裹着的纱布,还能够看到几道清晰的肉色疤痕,这些都是从前他在战场之上留下的。

    顾靖风十四岁便参军,从一个无名小卒靠着自己的实力一路打拼至今,整整十四年,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不计其数,从前,原身与之同房时,从来都是熄灯而眠,欢好时也是如此,那时候原身也是摸到过存在于皮肤之上的斑驳伤痕,可也只在心底里暗暗心疼。

    如今沈轻舞见着那些甚至都带着疤痕叠加的伤口,不禁的对他肃然起敬,从最开始,沈轻舞对顾靖风的厌恶,演变而成了敬畏,沈轻舞对其只有这点情绪,她虽传承了原身的记忆,可感情,她未传承,哪怕是腹中怀着他的孩子,那种情愫她继承不了,顾靖风最多算是个熟悉的人,如今,算是恩人。

    “嬷嬷,你去为我寻张软塌来,我在这里陪着他。”到底他是为了救自己才会躺在这里,命悬一线,若不做点什么,她心里的歉疚,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抹平。

    “诶”柳嬷嬷听了话,去到外头张罗了一张软塌来,软塌就放在顾靖风的床榻旁,沈轻舞只静静的坐着,太医们取了顾靖风身上的毒血,就在外间研制解毒的药剂,偶尔的进来会给顾靖风诊脉,喂药。

    沈轻舞不吵不闹,只看着太医们进进出出,救治着毫无生气的顾靖风,累了,便靠在软塌上休息,柳嬷嬷与素歌素心一道守着她。

    而在将军府,顾靖风被刺受伤一事亦是在府上传遍,有几个好事的婆子更是把前后发生的事情传的绘声绘色,像是自己经历的一般,好听的都说将军情深意重,到底是正妻,不敢有所亏欠,这才以身挡剑护住了夫人。

    不好听的便说,将军这次只怕凶多吉少,一旦将军去了,那侧院的那位,只怕连个栖身之地都要没了,故而,如今将军府中人人都在等着看侧院的笑话,只道这往后院里头是有得瞧了。

    双喜端着大夫开的安胎药跨入屋内时,躲在门后的海棠,只用银针一下扎在了毫无防备的双喜手上,双喜手麻,差一点将手中的托盘落在地上,海棠接的及时,未曾让这屋里发出任何的惊响,而双喜的另一只手,亦让她用银针扎入控制住,让她无法动弹,毫无还手之力。

    “你疯了?你在做什么?”双喜面对她突如其来的行为,勃然大怒,只搞不懂她在抽什么风,止不住的厉声道。

    “将军受伤一事,是不是你在背后捣鬼?”海棠用最快的速度关上了们,随后一针,又扎在了双喜的双脚之间,双喜浑身没力,只跪在地上,海棠眼中染着肃杀之气,只恨恨的问道。

    闻的顾靖风被刺杀一事时,她的第一反应便是双喜在后头搞鬼,打算越过自己直接动手杀人,所以在双喜毫无防备时,用银针封了双喜的穴位,让她动弹不得,好严加审问,双喜有功夫在身上,若明着来,她进不得她丝毫。

    削铁如泥的匕首抵在双喜的脖颈之间,一道血痕煞时出现,海棠丝毫没有留情,眼中含着愤怒。

    双喜亦是被惊到了,没想到海棠竟然为了一个顾靖风敢这样对待自己,脖颈见那寒凉的刀刃,割开的不仅仅只是一层肉,那是海棠彻底成了一枚弃子的象征。

    “我与你都是整个计划中的一枚棋子,上头只有下命令与我们执行的,哪里有我们掌控上头的决定,你觉得我会傻到让自己成为一枚弃子,去傻傻的先刺杀了顾靖风?”

    “把你的匕首给我放下!这件事情,与我无关,再者说这京城中想杀顾靖风的人不在少数,你怎么就会确定会是咱们的人所为,咱们的人有计划有实施,凭什么再去做旁的事,你是不是陷在顾靖风的情爱中,无法自拔,脑子也变得不好使了!”

    双喜瞋目切齿的厉声对着海棠怒骂着,毫不客气,在她的话音落下后,身上的银针被扯去,只是酸麻之感还未尽数散去,在未恢复知觉前,双喜只能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跪在地上,牙根紧咬。

    “出去打探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何人所为,回来告诉我!”海棠未曾管还跪在地上的双喜,只板着脸对着她下起了命令。

    双喜没有动作,亦不回声,只带着一种讽刺讥笑的脸看着她,海棠淡淡的忘了其一眼“我知道,你认为我在不久之后便是一枚弃子,所以现在对我不屑一顾,可在没有拿到部兵图前,你还是要听命于我,依附于我,凭你,走不进顾靖风的书房,所以,我劝你还是乖乖听我的话,不然,我随时随地都会有机会,取了你的性命!”

    “我现在让你去给我打探清楚,那些刺客的来历,你若听懂了,那么现在就出去,若是听不懂,我不介意让你变成一个聋子,彻底的不用再听任何的声音。”

    坐在紫檀木圆桌前捧着安胎药淡若喝着的海棠,神色淡淡,毫不在乎的对着双喜下着命令,双喜忍着牙,怒目圆睁,恨不得一口银牙咬上去。

    强忍着长吸了一口气,双喜挣扎着从地上站起,只啐了海棠一口后,咬牙切齿着出了门,彼时脖颈之间的那一道血印照旧清晰,上头还泛着腥红的血珠……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