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重生之玩物人生_ 第306章【碧玉,墨玉】-

时间:2021-03-12 19: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尝谕小说重生之玩物人生 第306章【碧玉,墨玉】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天宁寺 古玩市场东二区北段赌玉买玉的人似乎都凑到 了同源美玉的店铺前面,大家对蹲在地上把玩金皮羊脂玉的我指指点点着,眼睛里仅是羡慕和嫉妒的神采。要知道,羊脂白玉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开出来的,这要换在翡翠里就是玻璃种,换在青田石里就是灯光冻,大部分人赌玉赌了一辈子都没有开出过羊脂,可见其珍贵和价值,绝不是一般二般的白玉可以相比的。唧唧喳喳地商量了一下,周围有人出价了。“金裹银卖不卖?↓六百万怎么样?

    “我出六百五,不,六百八十万吧。

    七百五十万,让给我吧?”

    我摇摇头,拒绝了他们的报价,低头 爱不释手地摸着金皮羊脂玉那斜切面的白嫩玉肉,冰凉凉,滑嫩嫩,简直美的没边了。可能是我自己性格上的原因,相比于翡翠的透明清澈,我却更喜欢和田玉一些,尤其和田的羊脂白玉,它温润,内敛,含蓄,那种攥在手心里把玩的感觉,不是翡翠能比的。

    将金袁银包好收进包里,我在一票人眼巴巴的注视下,拉着袁姐席老师快步走开了。

    席蔓莎瞪圆了眼珠子,失神道:“小靖,有人刚才出价七百五十万? 我没听错?”

    我呵呵一笑,有些小得意道:“七百五?那是纯粹添乱呢,跟北京随便找个古 玩店扔过去也不止这 个价儿,你没看见这玉的皮子嘛,那么金的色彩加上内里没有一丁点瑕疵的羊脂,怎么也得一千万左右吧近些天和田一年一个价,我估计要是上了后半年的秋拍,一千万都得是起拍价。”

    “呃,一千万……”席矍莎吸着凉气不说话了。

    袁雅珍给我拍了拍袖口上的玉粉灰尘“你怎么知道这籽科能出-羊脂?”

    “这个嘛,呵呵,感觉,感觉而已。”涉及到我那桩无法用科学解释通的事情,我是没打算跟任何人讲的,岔开了一下话题,我沾沾自喜地瞥瞥她们俩人“怎么样,我就说你俩跟着我来赌玉准没错吧?要是跟着晏姐那拨人去了,别说羊脂,能赌着块没瑕疵的白玉就算烧高香了,哪会有跟着我收获大?”席蔓莎重重点着小脑袋。黍雅珍看秦我:“……还继续赌?”

    “珀,当然赌,这刚哪儿到哪儿呀。”我把包里的笔记本取出来,翻了几页默默念叨着,末了一抬头找了找,指着前面一个在地上卖和田籽科 的散摊道:“分钱的事儿待会儿再说,去那儿看看。”

    席蔓莎快步路在我 身旁,一听,忙道:“不用分老师了,老师还欠你好多钱呢。”袁雅珍嗯了一声“我也不要,我的那些本金本来也是你的哉。

    我无语地一回头,看看她俩:“说这个有意思吗?一码归一码,嗯,反正你俩别管了,跟着看热闹就行了。”

    前面的地摊边坐着的那个老板让我看了很是眼熟,应该是dV上的那人没错了。走过去,我蹲在摊位前低头扫了一眼摆着的籽料,摊儿上的籽料并不多,而且大部分是比较小的那种大众颜色,整体质量一般。袁雅珍和席蔓莎似乎也对赌玉感上了兴趣,一左一右也弯腰在我旁边蹲下来,假模假样地拿起玉料琢磨着。“想赌个什么玉?”老板是今年轻人,岁数仕-我大,但比不过袁雅珍。

    我随手捡起一块圆不溜秋的碧绿色皮子的和田玉,在异心里掂了掂分量“这种碧 玉籽料,您这儿还有跟这个差不多大的吗?嗯,比它再大点的也行。

    ”摆在明面上的碧玉料子,大概有四五块,其中只有我手里这块个头儿还算马马虎虎。老板一考虑,伸手从身边的包里又拿出一块“大点的,就这俩了。

    碧绿皮子的资料没有金皮子那么少见,也没它那么显眼,所以我的记忆不深刻了,只能勉强想起ov中这个摊位上有块个头还行的碧玉籽料开出过好玉,至于具体皮色深浅,纹路,外形,都记不太清了。左右手掂量着两块碧玉原石,我有些犹豫,心说万一十几天后的那块料子还没在这个摊位上出现,我可就亏了。不过短暂的纠结后,我还是狠心道:“这俩多少谶?”老板想了想“给三十五万吧。”

    不便宜啊,我砍 了砍价儿,也没降下来,最后还是签了支票给他,顿了顿,又指着摊儿上的一块墨黑 色皮子的和田玉道:“这种墨玉,您把您存货都拿出来我看看行吗?”这块的重量比那碧玉籽料小了一些。“等我看看。”老板翻了翻包,最后摇头道:“墨玉就这四块,没了。

    我哦了一声,反反复复地端详了片刻,又翻出笔记本拿捏了一下,最终锁定了两块类似正圆体的墨玉,问了问价格,嗯,还算合适「九万块。碧玉和墨玉从某种角度讲是跟青白玉 差不多一个档次的,很难说谁更值谶,具体细分还要看形态色泽和大小,但上好的碧玉!\} 比不上羊脂玉的价格,却也跟好点的 白玉差不了多少,而青玉呢,产量太大,相对要阶儿低一些。交易过后,我提出要现场开窗。

    老板喜淄滋地一答应,让旁边一人帮着看摊儿,回身去了一个店铺借切割器去了。

    借着这会儿工夫,我回头对她俩道:“这些籽料就算刚刚金襞银的分红了啊,袁姐出钱比较多,两块碧玉归你,开出的钱我一分不要,都算你赚的,嗯,席老师,墨玉归你,这么分行不?”袁雅珍没矫情,淡淡一嗯。席蔓莎却很是不娟意思“老师才出了几千,这俩墨玉快十万了我不耐烦地瞥她一眼。席老师一缩脖子“那,那好吧,谢谢。”

    老板很快拿着切料机回来了,后面还拖着一根长长的电线。我逼是想自己解,就跟老板知会了一声,从他手中接过切割器,可这时,袁雅珍却说她想自己开 料子试试。我犹豫了犹豫,点点头,心说袁姐难得主动一回,咱不能给她泼冷水呀。我便手把手地教她,手把手地跟她一起解石。吱啦吱啦,在我俩共同努力下,切割机衩四只手齐齐按下去。

    碧绿色的皮子边缘顿时被切掉了一厘米厚度,露出玉肉。可偏(8,里面的场景煞是有些难看,碧玉的颜色并不正,稍显浅薄了一些,而且内心有大小不一的三囹白纹,被白化了,甚至蛀孔也有一个。再切了几刀,也还是这样。袁雅珍皱皱眉“这算什么?”我赶紧宽慰道:“里面不太好,嗯,没关系,不是还有一块呢吗席蔓莎也看出这料子算是废了,便道:“是啊,加油。”“嗯,再来。”袁雅珍脸色有点不好看,毕竟这几刀下去十万块钱就没了,任谁心情也不会好。我鼓励了她几句,握住她的手,我俩再次将切割器朝第二块玉料上一按,顺着边角上一处颜色最深妁皮子下了刀。刀起。刀落。碧绿色的上好玉肉一下就露出来了。我眼睛一亮:“有了 !”

    我身后也有几个懂行的人截峭 道:“唉哟,这种颜色的碧玉太少见了啊。”袁碓,珍似懂非懂道:“这算涨了?”

    “岂止是涨了,是大涨了。”我从她手里拿过切割器:“后面交给我吧,咱俩一起的话手不秩,容易浪费料子。”见袁姐点头,我便开始把皮子里露出的玉肉修磨了几下,弄得平平整整,然后又往周围的皮子那边切了切,小心翼翼地让绿色延伸出去,等差不多时,我停下手●“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呼●行 了。老板感叹道:“真不错啊。”

    顶端的那抹碧绿正是最顶级碧玉的颜色,光溜溜的,中间没有驻孔,没有咎裂,甚至连黑斑也没有,漂亮极了。这块料子重量很足,或许够不上雕刻一个笔筒的科,但一个大点的雕件还是没有问题的,这样色泽和玉质的上好碧玉籽料,现在市场上已经很难看到了,珍贵的很。席蔓莎眼巴巴道:“小靖,值多少钌?”我一想“一百万往上,嗯,可能够得着两百万了。”

    看着袁雅珍心满意足地把这块沉甸甸的碧玉包好收起在包里,席蔓莎很是羡慕地眨眨眼,对我道:“那,那你帮老师也开一下吧。”说罢,她满脸期待地把其中一块墨玉递给了我。“好。”我笑呵呵地操起切割器,寻找好位置后,用力压下刀。席 蔓莎脸眼睛都不眨了,死死盯着石失切面,使劲儿攥紧拳头。吱啦吱啦,吱啦吱啦。七刀过后,这块个头的墨玉籽科被分成了许多段。“怎么样了?涨没涨?”席蔓莎干巴巴地看向我。我尴尬地摸摸鼻子“切面脏了,不值钱。”席蔓莎脸一白,没说什么。

    “还有一块呢,再来再来。”我最看不得女人这样,见状,我急忙解开第二块墨玉,希望给席老师一个惊喜,可切着切着,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终于上演了,第二块籽料居然是寻寻常常的墨玉颜色,没有什么特别,估计也就值一两万 块钌,又檫跌了。

    我心中一叹气,才知道我前世看到的那块墨玉还没有出现在这个摊位上。这也算预料之中的,毕竟凡事不可能都那么顺利。将这块墨玉以一个便宜的价格卖给老板,我站起身,拉着她俩离

    席蔓莎的脸色病怏怏的,咬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那个可怜样儿啊,就别提了。我咳嗽了一嗓子“那什么,这次赖我,没给你看好。”“蔓莎。”袁雅珍拉了她一把,指指自己的书包“这块碧玉算咱席老师抿着摇摇头,眼围有些红。

    “哎呀,你别这个表情行不?”我急道:“马上,我马上再给你选一块,别急,啊,咱马上就赚钱了。”我真怕她承受不住打击再犯了心脏病,给袁雅珍使了个眼色后,我俩就温言温语地哄着她“没事,这算得了什么 呀,咱们从哪跌倒再从哪挺起来,走走,再找一 块墨玉去,我就不信了 !”

    在天宁寺古玩市场里转了两圉,好些个我笔记本记录的玉料都没有找到。

    我这个郁闷呀,眼见席 蔓莎表情越来越凄苦,越来越低落,我一拍脑门,直接拉着她们走进了一家我最期待的店铺。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跟前世的dv录像里,这个店是窦老板和他朋友待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赌了很多玉料,扒帅的 很大一段也全是记录的这里。“几位,看看玉?”一个中年店主迎了上来。嗯。”我跟dv里见过他,这个老板应该和窦老板他们很熟。

    店主颇为惊艳地瞅了下我旁边的袁雅珍和席蔓莎,随即道:“看成品饰还是原石?”

    “籽料。”我脑袋一扭,跟店里扫了一圉,这一眼就瞧见了不少熟悉的原石,不禁心头大定,脸上也有了笑意:“老板,我看这市场籽料价格挺贵的啊,有些都市场价儿不少了,嗯,我这次来是想多胎些籽料的,您看我要是跟您这儿多买一些,能不能给我算便宜点儿?嗯?店主看看我:“这个不是问题,你达科子吧。”

    我摸出笔记本来翻了翻,合上,低头在西侧的玻璃柜台上看着,一指里面道:“麻烦您,这仨相色皮子的我都要了。”店主说了声行,吩咐一女店员去拿,旋即我脑袋微微一侧,又指着另边道:“还有那个大块灰皮子的,算了,那两块灰皮子都要了,不是这个,那个,对,拿出来吧,诶,稍等,你手边上那块红皮子,对,椭圆的那小块,也要了。女店员许是没想到我要这么多,愣了愣,赶快伸手去拿。袁雅珍眉头一蹙“靖,有点多 了吧?”

    “呵呵,不多。”看着那些被搁在柜台上的籽科,我心头有些激动,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原则,又指挥着女店员给我从后面的货架上搬下了两块个头极大的籽科,都是二十多斤的特等料「这种个头在和田玉籽料里是相 当少见的“愎一点,先放地下吧,嗯,老板,您后面库房还有 籽科吧?能不能都拿出来?”

    见我几分钟不到就选了这么多料子,店主显得很高兴,对后面喊了一句“小许,叫上老王,把保险柜里那些籽料都拿前面来,快点。”顿了顿,店主又扯着嗓子补充道:“西头箱子里那些也擞未吧!十分钟后,几十块或大或4_或黄或绿的籽料堆在 了我们面前。

    我张大了眼睛看着它们,摸摸这个,擦擦那个,末了,一指其中两个拳头大小籽科“这俩也要了,行,先这么着,算账吧,看看多少。

    店主乐 呵呵地拿着计算器一 块块给我算-“这块是八十万,这个……嗯,三百五十万吧……这块七万……”嗒嗒嗒嗒,计算器一通按下来,店主沉吟道:“这堆总共是一千两百五十八万,你要是都要,嗯,把零头抹了,算你一千两百万吧,成不成?

    我捏着下巴算了算,一点头,写了张支票给他。

    交易过后,我从我买下的那堆小山一样的籽料中抱起一个墨黑色的籽料,放到地上,跟店主要来了切割器,转头对席蔓莎道:“你怎么还哭丧着 脸呢,快来快来,给我加加油,这块墨玉也算你买的,开出来归你。”

    席蔓莎瘪着嘴,慢吞吞地走到我身边,“这块行吗?”

    我呃了一声“咳咳,这回应 该没啥伺-题了,来,咱们看看。”

    吱啦吱啦,我在几人的注视下转起机器,从籽科的侧身位置选了一个地方,稍稍开了一个小窗口。由于是在店铺里解石,回音非常大,袁雅珍和那个女店员都是堵住了耳朵,席蔓莎没有耳朵,而是捂的眼睛,一副不敢看的小模样。我心里一禾-,手上加了些力度。

    嗖地一下,原石表面被我切掉了一块皮拳,下一刻,在店主和女店员略微惊讶的视线下,一抹墨黑色从石头缝里跳了出来,墨色鲜浓,乌黑光亮,不是灰黑,不是紫黑,是那种行里称为“黑如纯漆”的墨色,仿佛泛着油光一般,这类色泽的墨玉可是和田玉里的上品,非常少见。我喜上眉梢,侧头叫道:“席老师,快看,出来了。”

    席蔓莎死死捂着眼睛,抿喝道:“老师……老师不看了,是不是又赔了?”那个女店员被逗乐了,笑道:“不但没赔,这个颜色算是擦涨了好几倍呢。”

    “涨了?”席蔓莎把手徐徐放下来,紧巴巴地盯着石头看“值多少?”

    “起码一百万往上吧,要是做出个玉瓶耒,再翻一倍多也没问题。”我把这一大块墨玉抱起来,递到她怀里“行了,这个归你了,别苦着脸了,乐一个行不?”

    席蔓莎欢喜地摸摸墨玉的切口“谢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